双色球蓝球参考

双色球历史

回眸中国围棋:1987年横扫日本 聂卫平如日中天

发布时间:2020-03-03 19:35
连载十六 1987,五连胜横扫日本,聂卫平如日中天
片冈聪出生于1958年,曾经在1982年、1983年连续两次获得“天元”头衔,算是日本年轻一代棋手中的佼佼者,在第一届擂台赛中,他同样是排在倒数第五个出场,只不过,那时的情况,和今日自然是迥然相异。彼时片冈聪上场时,正是江铸久的开局五连胜,怒海狂涛里,他也没能做出太多抵抗,成全对方串烧日本高手奇迹的同时,自己也只能黯然离开。两年匆匆而过,如今,当他再度上阵,面对中国棋手,他的身后,还有着四位日本顶尖豪强,而中国方面,不过就剩下了主帅聂卫平和副帅马晓春两人。
所谓时势造英雄,立于围棋圣山最高处的顶尖棋手们,又何尝不期待能让自己一展身手的时势?上天公平的把终结擂台赛,享受镁光灯下万众欢呼的机会交在了每个人的手里,狼烟烽火,塞北朔风,每一次的落子入局,都像是心头沉沉的国家荣誉里,最果决也最坚定的冲杀。某种程度上,相较于之后的世界大赛,擂台赛才是最好也最让人热血澎湃的战场,这不是番棋,所以有着更多的偶然,它承载着更多的期许,于是也就更检验着每名棋手重压下的心理素质,成败一念,输赢的结果,却可以在史册竹简里一写千年。
马晓春终结小林觉连胜的时刻,还是炎炎夏日,而当下一局比赛开始,已经是在深秋的东京。季节的流转总是悄无声息,唯有六义园灿烂的红叶,提醒着我们旧时光的离去和新岁月的到来。在比赛中,片冈聪和马晓春都选择了稳妥的下法,力图把比赛拖到最后的官子阶段再分出胜负,然而,擂台赛的命运之神似乎还是没有站在马晓春这一方,从实力讲,他已经不逊色于日本的任何一位超一流棋手,但是,擂台赛中所需要的破釜沉舟放手一搏的豪情壮志,他似乎还是略欠缺了一些。他是现代中国围棋史上最惊才绝艳的棋客,却不是那个只要听一下名字,都让人或敬或骂,却总觉烈酒入喉、淋漓酣畅的英雄。
在收官阶段,面对片冈聪的步步紧逼,马晓春的选择是步步退让,原本还是优势的棋局,也就在官子阶段被片冈聪逆转了回来。234手,白棋输了一目半,马晓春离开棋局的时刻,也终于把最残忍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场面,留给了每一个中国棋人。
曾经担忧的被串烧,没有在第一届比赛发生,却在第二届比赛中即将到来,那些开赛的狂喜,被小林觉五连胜的失落,马晓春取胜时的吐气扬眉,都化成了这一刻内心的冰冷无言,棋盘上的胜或负,都是太理所应当的事情,但这毕竟是擂台赛的战场,毕竟,是中日两国在棋盘上的交锋,毕竟,是三十年来中国棋手棋迷们中心藏之未敢忘之的较量。哪怕一直在输,也都还好,可如今已经赢过了,又怎么可以输回去?
这时候,作为中方主将,也是中国代表团唯一还能够出战的棋手,聂卫平能想的,已经没有那么多了。他即将上阵,来为这一次的擂台赛做一个终结,或者是输在某一位日本棋手面前,成全对方的复仇之旅,或者,就是以一敌五,完成天方夜谭一样的神迹,然后被万千棋迷们加冕,奉之为亘古以来唯一的在世圣贤。好酒的聂卫平发誓戒了酒,表示要一局一局的下下去。这时候,他在国内赛场的统治力,已经越来越弱了,就在1986年的全国个人赛上,他在第一轮就输给了芮乃伟,最终掉出了比赛的前六名,目送着马晓春实现自己的第三个全国个人赛冠军。他已经不再是刚从山河农场走出时的热血少年,也不再是那个挑战陈祖德霸主位置的围棋天才,他的名字前面,已经可以被冠上“老将”的称号,作为中国围棋最后的屏障,守护着中国棋坛刚刚重新树立起来的骄傲和尊严。就像是雁门关外,风沙浩荡,少年将军们相继败阵,老将军又重新披上铠甲,执起刀枪,于朗朗长空之下立于阵前,向着来势汹汹的敌将,喝出一声,“来战!”
北京深冬,朔风寒凉,黄昏登上燕山向北京城看去,华北平原一片坦荡,古时游牧民族一旦攻克此地,辽阔神州腹地,便再无险可守。自宋以降,中华帝国的整个一千年,都在这里,流淌成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静寂间的大气场,万千棋局尽,依旧是小巷安宁,杨柳青青。开局时,聂卫平走的是当时流行的“小林流”,上来便抢占了三个角,而执白的片冈聪则是试图构筑大模样,直至中午封盘,双方依旧可以算是旗鼓相当,但是,随着聂卫平在后半盘连续的渗透,百步之后,局势已然面目全非,虽然片冈聪在官子阶段依旧使出了浑身解数,给聂卫平制造出了不少的麻烦,但聂卫平还是稳稳的守住了最后的胜利,也把大竹英雄心目中将要终结擂台赛的山城宏,请到了擂台上来。
  和片冈聪一样,山城宏也是出生于1958年,而相对于片冈聪,1987年,正是山城宏职业生涯最辉煌的一年,就在这一年里,他击败了大竹英雄、小林光一,连续第二年拿到了本因坊战的挑战权,当然,也顺便成就了武宫正树四连冠里的中间两冠。但是,从棋盘表现来看,山城宏面对聂卫平时,表现的似乎还不如片冈聪。下至七十手,执白的聂卫平已经拿到了棋局的主动权,而山城宏在局面落后的情况下挑起的战斗,也没有拿到任何的好处,反倒是被聂卫平又便宜了几目,这是白棋教科书一般的大胜,聂卫平在棋局中所表现出的想象力,洞察力,以及在局面优势的情况下稳稳收下胜利的能力,同时震惊着中国和日本的每一个棋手。人们开始认识到,虽然从年龄来看,聂卫平已经不再处在自己的巅峰期,甚至在每一盘棋下到后半盘时,都需要通过吸氧的方式来保证自己的头脑清醒,但是,这位中国围棋第一人,这位视围棋如生命的棋士,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在围棋上的前进步伐。
现在,站在聂卫平对面的,又变成了三个人,一敌三,看上去还是希望渺茫的局面,但是,那股所向披靡的精神气,却好像已经回到了中国一方。毕竟,这已经是聂卫平曾经见识过的场面了,又或者,在这样的跨届五连胜面前,又还有什么事情,是聂卫平不能做到的呢。
“气势”,在体育比赛里,一直都是相当重要的东西。炽烈的精神气,坚韧的自信心,看上去虚无缥缈,但在实际的比赛进程里,却是价值千钧。这毕竟是人的比赛,而即使是在围棋 这项世界上最难的游戏中臻于绝巅的大国手们,也依旧有血有肉,在万千赛事中锻炼的有如铁石的心脏,也总有震颤的刹那。当聂卫平拿下前两局比赛之后,更紧张的,其实已经变成了剩下的三位日本棋手,而聂卫平,则已经彻底进入了战斗的状态,当火车经过热海,经过两年前他击败小林光一,开启三连胜时的旧土地,豪情澎湃的聂卫平已然难以抑制,他说,这是胜利的路线。是的,它过去是,而如今,也将继续是。
日方三将,是接近四十岁的宿将酒井猛。有趣的是,酒井在擂台赛之前,已经远离正式比赛一段时间了,而他在日本棋坛也并没有太显赫的战绩,能够入选擂台赛,更多的是因为他在面对中国棋手时总有上佳表现。但也正是这位看上去最容易对付的棋手,却险些让聂卫平含恨出局——从上一届擂台赛开始,聂卫平比赛日的每个下午,都要去吸氧,可是,在面对酒井猛的这一局,聂卫平去吸氧前的一步随手,却酿成了酒井猛惊天逆转的契机,本来完全的优势局面,也彻彻底底葬送殆尽。在后来回忆这一盘棋时,聂卫平表示,这盘七个半小时的对局,让他在大冬天里 ,也下的汗流浃背,他说,如果再下下去,就可能真的支持不住了,也许一小时也支持不住了。
像是更久时间以后的样子,此刻的聂卫平,已经出现了容易出昏招的问题,但在这个时刻,他还是那个尚未完全走向衰老的战士,这是上天给予的最好安排,让我们在英雄老去前最后的光阴里,去看一看他能够做到的事情。如果没有了擂台赛,我们能够知道的,只是在世界大赛中的聂卫平,那该是多么让人遗憾的事情呢。
酒井猛的逆转最终在聂卫平的竭力支撑下化为泡影,而日本的两位超一流,也终于到了下场挑擂的时刻。若以荣誉而言,作为副将的武宫,实际上要更高一些,四连本因坊,传世宇宙流,在日本乃至于整个世界,他都是一个围棋时代当之无愧的代表。而除了藤泽秀行,武宫也是日本棋坛中对中国最为亲近的一位,他曾经说,日本太小了,和自己的棋风并不搭配,他更喜欢的是中国。磊落的话语和磅礴的棋风一起,勾勒出的是最真实的武宫正树。在那个时代里,他的棋局,也许是最富有观赏性的,无论是面对什么样的棋手,只要武宫在下,我们就可以期待屠龙的发生,四年前曹薰铉一盘棋死掉的三条大龙殷鉴不远,三年后十段战上赵治勋被杀的尸横遍野也指日可待,同样屠掉过无数大龙,一向被视为战力无双一如刽子手的加藤正夫,却亲口说武宫正树才是战斗力最强的一位。那些恢宏的大模样作战,让人能够想起的,是二千年前地中海畔凯撒麾下秩序井然的钢铁洪流。
藤泽秀行说,这将是世纪性的一战。不看棋局,仅仅是这样的场合,这样的人选,就已经对得起“世纪一战”的名号了。
开局四连星,这是最武宫的下法,但聂卫平针对着武宫开局所应对的招式,却让武宫没能舒舒服服的走出他的“宇宙流”,虽然依旧是白棋取实地,黑棋取厚势,武宫的棋局,却没能像以往一样飞到天上,而更有些半飞不飞的意味。当黑99右下二路飞的要点没能被武宫捕捉到,官子阶段,聂卫平已然胜定。一年前以为自己只需要拿着鞭子的大竹英雄,还是没能实现自己的预言,棋力比起武宫并没有任何优势的他,在面对聂卫平时,胜负,也就确实变成了扑朔迷离的局面。
其实,大竹英雄人如其名,是个极有英雄气的棋士,木谷门下“大师兄”,如果仅仅是因为排序而得到这个名号,大概也不会得到诸多桀骜的同门师弟的由衷尊重。他所说的“拿鞭子”,更多的是在从没有和中国棋手交手的情况下,根据老情况而发出的推断,当他真正的见识到了马晓春、聂卫平等中国一流高手的棋局,大竹也从没有吝惜过对他们的赞扬。与其说是大竹狂妄自大,倒不如说,这位“美学棋士”,有的是天才脾气与真性情。世界已经太过无趣了,如果连天才们都温良恭俭成书本里的样子,未免,也太让人乏味了一些。
在比赛前,聂卫平见到了旅居日本多年的吴清源先生。吴清源说,假如你这次再赢了大竹,你就是世界第一了。这是思乡多年,却终究羁旅一生的老人,向着他心中最惊艳的后辈传出的接力棒,这两位中国人,虽然际遇不同,生活迥异,却一直都在做着一样的事情,他们都在一遍又一遍的,击败着日本最顶尖的豪强,证明着中国围棋从不断绝的光辉脉络。
这局比赛,被日本媒体称为“血的战斗”,战况的紧张,甚至让聂卫平忘掉了下午吸氧的时间。这盘棋里,有误算,有缓手,但有的更多的,是双方在各自落后状况下的竭力追赶,是如飞落子之下攻防的精彩纷呈。对于大竹,对于聂卫平,这当然超过了任何国内赛事决赛的重要性,那些冠军,他们或许都已经记不清到底得过多少了。而这一次,他们要承载的,是一个国家,万千民众期待的眼光。
比赛末段,大竹英雄挑起劫争,但一向胜负感敏锐的他,却错过了最后一次获胜的机会,面对能够吃住黑棋三子的局面,大竹却选择了一手夹,将胜负的主动权,拱手让给了聂卫平。当这局320手,本届擂台赛最漫长的棋局终于结束,聂卫平2.5目获得了胜利,将天方夜谭般的五连胜,变成了攥在手里的现实。
比赛结果传到国内的时刻,从长安街边的灯火,到普通人家的卧室,聂卫平带来的惊喜,让北京城再次走向沸腾,冷门项目的围棋,在那些年月里,借了擂台赛的东风,走进千家万户。这是中国围棋历史上的第一个黄金时代,也是一个灿烂到再也无法追回的黄金时代,今日里那些为了围棋而投资的企业家们,正是当年为了擂台赛欢欣鼓舞的热血青年。这是中国围棋现代历史上的第一个高峰,在每一个人眼中,似乎接下来,便是称雄世界,再无敌手。此刻回眸,那样的旌旗翻卷,姹紫嫣红,竟然只持续了那么短,就陷入了沉沉黑暗,像是流星,像是昙花,像是围棋女神发出的,一声沉沉的叹息。
那些最浩荡的情怀,最热血的年代,就此,像是被丢弃的情书,封存在了1987年那个春天还没有被彻底融化的薄冰下,去期待未来的某个年月,能再次破土而出。
可时光不知道,围棋也不知道,那年的春天,阳光正好,花和柳树,也都开的温柔。
 
中国 回眸 日本 1987年 横扫 聂卫平 连载 围棋